毋丘俭紀功碑发现始末

集安曾出土过一块震惊中外的古碑,即毋丘俭纪功碑。它记载着三国时代曹魏名将毋丘俭征伐高句丽的战绩。

在清朝光绪三十二年,集安县团练总长高德隆奉知县吴光国之命,率军民修筑县城西北的板岔岭道路时,同聚保马蹄沟村民王海泰在挖土掘石时发现了一块石碑。古碑出土时残存左上半部,碑材系赭色花岗岩,碑表面琢磨光滑,背面也作了修琢。同聚保的团练长张伟臣,将此碑交给了高德隆,高德隆让人将残碑刷去浮土,剔除积尘后,发现碑文是汉字,字体为隶书,遒劲古朴,由右至左竖行镌刻,可见七行47字,另有三字已残,共50字。

高德隆认为此碑有很高价值,便亲自赶到纪功碑出土地点,让兵士、民夫就地挖掘查找石碑的其余部分。可惜虽经多处破土,反复搜寻,却毫无发现。为了弄清楚这是块什么碑, 高德隆带着排头兵陆广亮,用车拉着石碑,前往霸王朝村找附生张伟垣询问。张伟垣通诗文,识经典,是个有才学之人。他查阅史书,初步鉴定此碑是曹魏名将毋丘俭伐高句丽,攻战丸都山城的纪功碑。

为了进一步确认此碑,高媳降又将碑运回县城,呈献给知县吴光国。吴光国是清朝进士,博古通今,学识过人,他经查证《三国志 • 魏书 • 高句丽 ,其中记载:“正始三年位宫寇西安平,其五年,为幽州剌史毋丘俭所破。”同书《毋丘俭传》载:“正始,俭以高句丽数侵叛,督诸军步骑万人出玄菟,从诸道讨之。”,史料同碑文相互验证,认定此碑是曹魏名将毋丘俭征讨句丽的纪功碑。

吴光国又进一步考证了毋丘俭纪功碑的碑父,并从其上有“正始三年”的记年,证实此碑是三国曹魏时期曹芳期间的,距当时已有1600多年的历史了。吴光国感慨地说:“近来倭人扬言我东北不是中华国土,唐王征伐高句丽是伎略,这块碑可以使倭人的流言不攻自破,这碑真是一件国宝 啊!它铭记了毋丘俭征伐高句丽的战绩,证实了辽东一带在三国时期就属于中国版图。”

毋丘俭纪功碑出土后,曾经轰动一时,消息传到鸭绿江对川的朝鲜,引起了满浦的日本驻朝鲜官员的注意,他们企图盗取此碑。他们打探到纪功碑存放在县劝学所内,就指使在集安经营木材公司的日本浪人廉谷,设法盗买此碑。廉谷通过集安侨民会馆的人,重金贿赂集安县劝学所所长曲万修,将毋丘俭纪功碑偷着卖给了日本人,并约定在鸭绿江岸边的羊鱼头渡口交货。

此事被在劝学所任文牍的张宗垣得知,赶紧报告了髙德隆。高德隆率兵埋伏于羊鱼头江岸,当曲万修向日本人廉谷交碑时,伏兵一拥而上,将他们缉拿归案。知县吴光国将此贺呈报给奉天省总督,要求惩治盗买我国珍贵古碑的日本人廉谷。奉天省总督慑于日本人的势力没敢惩办日本人廉谷,而是下令释放了他,县里将曲万修定了个私通外国罪,收监关押了。

为了防止纪功碑再次被盗卖或者发生其它意外,吴光国让高德隆率随从王殿阳等人,用花轱辘大车将毋丘俭纪功碑送到省城奉天,交给了奉天省咨议局副议长袁洁珊。此碑现藏于辽宁省博物馆内,被列为国家一级保护文物,集安市博物馆现仅存此碑照片一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