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致命的是自乱阵脚

我感觉一切都不对劲儿,真的,我甚至开始认为自己再也无法恢复已经丧失的判断能力,由于早已经习惯了大量交易,所以担心小额交易时会判断失准,而且当手上只有小额股票时判断正确似乎没有什么价值,习惯了大笔交易中的巨额利润之后,我不知道小笔交易该怎么做才能获利,我无法形容自己当时有多么的无助。

我再次的破产了,无法采取有力的攻势,负载累累,又错误连连,经过了这么多年的成功锤炼之后我比过去最穷困潦倒的时候还要穷困潦倒。我对股票投机有了更加深入的理解,但是我对人性弱点的力量还知之甚少,没有人的头脑能像机器一样一直保持高效运作,我现在意识到自己根本无法在别人的影响下和不幸降临时保持淡定。